“我愿意……”

发布时间: 2011-03-03 10:53   来源:
关键词: 北外网院 师生随笔

北外网院在读学生  张新华

  冬日的阳光透过宽大而明亮的窗户,照在枝繁叶茂的绿色植物上,也照在我的身上。窗外,鸟儿唧唧喳喳地叫着,好像在为北京的寒冬送行。手捧当今世界发行量之最的《哈利·波特》系列的一本英文原著——734页的《火焰杯》,我悠闲地坐在这阳光和绿色交织的阳台上,开心地阅读着……

  走进英伦奇才J·K·罗琳打造的魔法世界,那些三年来一直被工作和学习两头追赶的紧张,那些夜半苦读的寂寞,那些面对考试难题甚至想过放弃的痛苦,那些无数个连轴转的疯狂……一时间似乎全都远去了、消失了。

  此时此刻,我好像面对一位裁决生命的神甫,把手轻轻地放在《英语学习》这本让我付出让我快乐让我享受让我醉心的神奇书本上,我听到我的心在说:“我愿意……”

  50岁那年报考了北京外国语大学网络教育学院,可能是我人生中最疯狂的一件事!对在职学习的强度和考试的严格,完全始料不及。记得报名时,我竟然颇为“天真”地问道:“能不能缩短三年的学习时间?”老师抬起头看了一眼50岁的我,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,说:“你呀,三年能学下来就不错了。

  她说的没错!开始学习后,我才发现自己的英文基础实在是太不“科班”。

  小学时代,我是“全国三八红旗手”、“全国特级教师”班里的优秀学生,可是我的中学却是在“文革”中度过的,尽管我就读的中学是我所在城市里数一数二的学校。回想那时的英语学习,不过就是学着喊了几句 “万岁”、“打倒”之类的口号,唱会了两首歌(《东方红》、《大海航行靠舵手》),学了几句诸如“This is desk.”“That is table.”的没用句子。三年半的上山下乡劳动后,我走进了大学。处于“文革”的尾声,那时,我们学院的英语学习是选修,五十多个同学报名,一年后,只剩下七个。当然,我也是其中的一个。那时,我就觉得英语很美,像歌、像音乐、像流水,但我只是远远地欣赏着它的美妙。距离入门,还差了个十万八千里!

  没有像我网院的年轻同学那样,经过初中、高中(甚至大专和大学)对语法的严格训练和对基础词汇的日积月累;加上原来只是喜欢英语,不参加考试,远离考场差不多有三十年了,我在学习考试上遇到了未曾料想的困难。可眼看着已经上了“贼”船,下不来了,就只好跟着“贼”去远航,哈哈!好像做了海盗。

  我在北京某出版社做终审编辑,工作任务很重。“审读(包括终审和质量检查)了162本书,共2232.5万字”——那就是我2007年完成的工作量。在繁忙的工作中要完成学习任务,最大的矛盾是时间。没办法,我只好把自己往深夜里“逼”。尽管我清楚地知道,“子午觉”(晚上11点至凌晨3点)对人的健康,尤其是女人的美丽是多么的重要!

  记得有一次,在周六的面授课后我去和同学相聚,她4岁的儿子见了我,死活不肯叫阿姨。歪着小头,他顽皮地说:“你这么老了,我为什么要叫你阿姨呀?”当时搞得我们都哭笑不得,但是童言无忌啊!回家后,对着镜子,我看到了那个忙碌了一个星期,周五晚上又预习功课到1点,第二天早晨615分起床,吃完早饭匆匆赶到学校再上课整整4个小时的“黄脸婆”!

  然而,无论多么困难,我没有落过一堂宝贵的面授课。

  我常常都在挑战极限,但幸运的是,我的身体总会对我负责,甚至“自动跳闸”。有一次周六上午的面授课后,我下课后到超市购物,回到家随便吃了点东西,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。这一觉,竟然从下午3点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上午10点。上学期考完试后,当天晚上我10点就上床了,躺在床上快活地大叫了一声:“太棒啦,10点就上床啦!”

  没错!在这个时点睡觉,正是我这个网院大龄学生所企求的幸福生活。

  (待续)



  


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:2019/05/15 11:28:27